前言:不知不覺,把永井拓巳留到比較後面才寫。也許是因為,這花樣男子讓我想起了曾經迷戀甚深的某個影像,又或許是因為,讓我回到了曾經也有過的年少輕狂……

 

拓巳在第一集初出場時是二十三、四歲的年輕人,但他的純真卻總讓我有種他還停留在少年階段的印象。那是一種我個人覺得很珍貴的特質,所以,很想好好地為他書寫一番。不過礙於肚子墨水有限,寫到一半時就卡在那裡,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。接著又眼看日子一天天過去,再不把它完結就要變成「史書」了(笑),所以索性不管太多,寫多少算多少,大家就湊合著看吧。

 

花樣男子

 

或許有人會覺得用花來形容男子有些怪異,但我卻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。因為花兒看似迎風而立、意興風發,其實內在十分脆弱,禁不起風雨摧殘。而,拓巳就是這樣。

 

這個男子有著非常姣好的外表:長度適中的微捲黑髮,兩道帥氣的濃眉,一只挺直的鼻樑,還有兩片形狀美好的薄唇。此外他還得天獨厚地擁有修長的體型,身段優雅,皮膚且散發著美好的光澤。所以年輕貌美的拓巳,就像朵盛開的鮮花。

 

在被彩子與哥哥打亂生活之前,拓巳有著顯貴的家世與不可限量的未來。因此他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濃濃的公子哥氣息。他任性,他玩弄女人,他把別人的真心踩在腳底下。他敢愛敢恨,對討厭的人絕不留情面。所以在靈魂未「進化」前,他就像隻驕傲的孔雀,而那些凡夫俗子(包括他父母)就是被他看扁的雞鴨。或許是這樣,所以上帝為了懲罰他,便讓他愛上一位已有心上人的女人,而且還是個啞吧!

 

墜入人間的納西瑟斯

 

因為愛上不會說話的阿彩,所以由這個角度來看,他就像希臘神話裡那位納西瑟斯。

 

無比貌美的納西瑟斯因為不愛任何人,最後被天神懲罰愛上自己的倒影,變成了水仙花。拓巳也愛上自己的倒影:勇敢、專情、正直、善良的阿彩。但就像納西瑟斯一樣,拓巳也受到上帝詛咒,那就是--阿彩永遠不可能愛他。

 

除了都擁有花般容貌與驕傲的個性以外,有趣的是,拓巳也和納西瑟斯一樣--命運中的女人都無法言語!

 

在希臘神話裡,納西瑟斯被不能說話的女神愛上(她只能重複別人說話的最後幾個字,所以名字叫做迴音echo),而在白色之戀裡,拓巳則是愛上個啞巴。所以拓巳是墜入人間的納西瑟斯,因為受到上帝懲罰,原本誰也不愛的他愛上了永遠不會說或就算想說也說不出「愛」他的女人。

 

也所以我必須承認,看星之金貨大半是為了看拓巳。大澤和彩子究竟能不能在一起並不重要,拓巳能否得到救贖才是我所在乎的。但編劇似乎一開始就不打算給他幸福(配角的命運?),所以他很有風度的給予阿彩與大澤祝福,可惜後來兩人顯然糟踏了他的退讓,尤其是在愛情的表現上顯然輸他一大截的大澤。

 

大澤為了小孩而放棄阿彩,選擇和富家女結婚。看到這裡我忍不住在心裡直喊:多老套的劇情啊!而且,多麼沒勇氣的男人啊!面對世俗禮教他是猶豫的,他不敢跨越那條被傳統價值劃下的鴻溝,一開始他還曾想逃離阿彩,這樣的男子卻得到阿彩全心全意的愛,也難怪大批拓巳迷要為拓巳叫屈了。

當然,這也包括我在內啦。

討論區相關帖: LINK連結

創作者介紹

junsei的部落格

ju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YY
  • 「年輕貌美的拓巳,就像朵盛開的鮮花。」
    年輕時的竹野內豐,彷彿一陣風吹過,又像盛夏的星空,又像雪地裡飄零的鮮紅花瓣,又
    似被風吹的如海浪般的稻田... 明亮的眼睛,悠遠的神情,飄動的長發,凝重的背影,
    成為一個永恆的光·影,深刻在心中,讓人回味無窮

    竹野內豐這幾個字,就像夢中飄來的微笑,靜靜地飄過青春的歲月,絢爛如花,清純如
    「山田錦」。
  • junsei
  • YY的文字像在寫詩似的,這首"竹野內豐"之詩真是美極了.好有畫面呢.^^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